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财经观察抢滩离岸乃人民币进程狂热表象

发布时间:2020-03-26 14:02:44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觊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这块蛋糕,已触发全球多家金融中心竞相角逐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然而,始于人民币国际化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在群雄争霸之际,难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果真会提速而至?

抢滩离岸中心

从持续暴跌到急升,沉浸于看空的投资者上周结结实实被打了一记响亮耳光。过去半年时间内,人民币对美元下跌约2.79%,几乎吞噬2013年全年的涨幅。

与点燃人民币做多热情对应的是人民币正大踏步加快国际化的步伐。外媒消息称,中国建行被选中成为首家在伦敦为人民币交易提供清算服务的银行。这是欧洲老牌金融中心伦敦争抢快速增长的人民币离岸交易积极尝试。

人民币离岸中心市场是指中国内地以外地区发展人民币计价金融产品的市场。它有利于提高人民币海外交易的效率和流动性,并降低投资者用人民币进行海外支付的风险。

毫无疑问,离岸人民币市场建设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扮演着重要推手作用。因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始于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人民币扩大对外结算的载体。而人民币国际化实质上就是让人民币成为全球支付结算货币、金融交易货币以及储备货币。

2009年7月我国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当年实现结算金额仅36亿元,而2013年已达到4.63万亿元。香港凭借得天独厚优势,成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其占据了全球人民币离岸交易份额超70%。虽然全球外汇交易有超过40%发生在伦敦,但始于去年工商银行担任新加坡人民币业务清算行,新加坡已超越伦敦,成为全球第二大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全球支付系统Swift的数据显示,新加坡目前占所有离岸人民币支付交易的6.8%,伦敦占5.9%。

对于热衷于捍卫自己作为人民币在亚洲以外主要离岸交易中心的英国而言,现在大可舒缓一口气,因为消息称,上述决定预计将在本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伦敦参加一年度峰会时公布。建行将帮助伦敦巩固其作为全球外汇交易中心的地位,届时该中心人民币离岸交易的竞争力将获得提升。

除中国香港、新加坡、伦敦外,目前全球各地的金融中心纷纷想从离岸人民币交易这一快速增长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中国台北、悉尼也在积极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同时,法兰克福、卢森堡等亦在抢滩登陆。

人民币国际化非一撮而就

群雄争霸之际,表明上看似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可能比大多数人预期的更为迅速。加重这种预期还有官方态度。过去官方只是谨慎避谈人民币国际化,只是说推动人民币跨境结算。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的一份公告“罕见地”则直接使用了“人民币国际化”一词。

然而,犹如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美元取得霸权主导地位,亦是催生了巨大的失衡现象。因为对一种货币需求太大,势必造成该货币出现结构性过度升值,从而损害长期竞争力。美元如此,人民币亦将难免。对于大幅依赖出口表现的中国经济而言,显然无法承受太快的货币国际化与升值。而结构性价格竞争力缺失也会给经济增长潜力传递负面影响。

从某种意义而言,有专家形象称之为现阶段人民币国际化实乃战略性阶段。虽然目前人民币不存在真正的官方挂钩,但人民币日益成为东亚国家的基础货币,其联动性愈发加大。该联动性也是中国贸易交换强化导致经济融合度提升的自然效应。一旦这些国家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最终隐藏的货币挂钩或者操纵形式将是中国绕不开的风险。事实上,去年以来,部分国家竞相让本国货币贬值而催生的货币战争,已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一大障碍。

更大的障碍还有,人民币国际化与中国金融体系国际化不匹配。从国外经验而言,货币国际化是伴随着金融体系的国际化,并与全球金融体系的融合度不断提升相适应的。而目前中国金融产品供应不足,政府债券供应稀少,缺少证券化产品现象突出。同时,金融机构信用风险陡然上升。一个可笑的例子,今年春节后,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事件,该信托产品抵押率仅30%,按理说风险极低,但居然出现违约,这背后本质是其真实的资产评估价值被人为的掩盖了。此外,金融市场缺乏深度以及对资本流通的限制都成为国际化的障碍。

实际上,即便抛开障碍因素,当人民币超出预期的快速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直接的结果就是将削弱美元地位,进而催发对美元的不信任风波,致使各国主要央行干预成常态。如此一来,中国央行也不愿意看到手中持有的大规模美元投资在美元计价的资产突然贬值。

人民币国际化掣肘货币政策发挥

人民币国际化意味着中国人民银行丧失一部分控制权。事实上,人民币国际化已经限制了货币政策的发挥。央行近期不断的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以此降低货币市场利率波动性。但大量注入流动性之后回购利率并未明显下降。这意味着注入的流动性可能已被流出系统的流动性所抵消。

为避免人民币过于急剧贬值,央行必然会出手干预,比如减少银行体系的流动性。而为抵消流动性的枯竭现象,进而又迫使央行重组织逆回购操作。既不增加流动性,又要保持流动性水平。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胡一帆表示,这说明了资本自由流通和汇率政策传递的过程中出现新的障碍。在此背景下,提前开放资本账户将成为一个限制因素,这是因为人民币可能过度升值,将降低中国出口产品的总体竞争力。

“须对资本流动进行一定的控制以及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从而避免严重拖累中国出口。”胡一帆说。事实上,人民币经历持续暴跌,近期又重回升势。6 月 7 日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值明显。而这种变化业内普遍认为是央行出手干预,主导人民币汇率波动。

而在今年的中国经济发展高层论坛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认为,人民币时代尚未到来。她表示,央行更多考虑的不是把人民币变成国际化货币,而是如何调整国内金融秩序,使国内市场主体有更强的市场约束,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和金融工具,这样人民币能被广大国内外投资者使用,才可能国际化。

抢滩人民币离岸中心不过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狂热的表象,该进程注定是渐进式的。因为中国经济仍然大幅依赖出口表现,无法承受太快的货币国际化与升值,同时,汇率仍是调控增长与核心通胀的政策之一。(刘锋/文)

儿童白癜风一般多久能治疗好

武汉患上了尖锐湿疣该怎么办

重庆景城医院放屁多是什么原因经常放屁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