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江月贺铸词作鉴赏

发布时间:2020-02-26 18:21:49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西江月》贺铸词作鉴赏

【原文】

西江月⑴

携手看花深径⑵,扶肩待月斜廊⑶。临分少伫已伥伥⑷,此段不堪回想⑸。

欲寄书如天远,难销夜似年长⑹。小窗风雨碎人肠,更在孤舟枕上。

【注释】

⑴西江月:词牌名,原唐教坊曲,后用作词调。又名“白蘋香”、“步虚词”、“晚香时候”、“玉炉三涧雪”、“江月令”。调名取自李白《苏台览古》“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

⑵携手:手挽手,形容很亲密的样子。深径:花丛深处的小路。

⑶扶肩:肩并肩。

⑷临分少伫:临别时少作伫立,表示不忍分离的情态。伫,久立而等待。伥(chāng)伥:迷茫不知所措貌。

⑸此段:近来。《宋书·谢庄传》:“此段不堪见宾,已数十日。”

⑹难销:即难消,难以经得住。

【白话译文】

携手看花,漫步芳丛深径;扶肩待月,双双共倚斜廊。匆匆惜别时,已怅然无措,那情景,此时不堪再回想。

欲寄书信,却恨人如天远;难捱长夜,漫漫夜似年长。小窗风雨清冷,声声碎人愁肠,更无奈,独眠孤舟枕上。

【作品介绍】

《西江月·携手看花深径》是宋代词人贺铸创作的一首情思缠绵的小词。此词主要写相思之苦。上片追忆昔日欢会的情景。其中“携手看花”、“扶肩待月”言其感情之深。后二句写别时即“已伥伥”,而今回想自当是更为悲伤凄婉。下片抒别后相思之情。全词构思精到,用笔句句紧逼,词意层层深入,末尾一句,尤见悲凉哀婉,堪称词作中描写爱情的上品。

【原文】

西江月⑴

携手看花深径⑵,扶肩待月斜廊⑶。临分少伫已伥伥⑷,此段不堪回想⑸。

欲寄书如天远,难销夜似年长⑹。小窗风雨碎人肠,更在孤舟枕上。

【注释】

⑴西江月:词牌名,原唐教坊曲,后用作词调。又名“白蘋香”、“步虚词”、“晚香时候”、“玉炉三涧雪”、“江月令”。调名取自李白《苏台览古》“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

⑵携手:手挽手,形容很亲密的样子。深径:花丛深处的小路。

⑶扶肩:肩并肩。

⑷临分少伫:临别时少作伫立,表示不忍分离的情态。伫,久立而等待。伥(chāng)伥:迷茫不知所措貌。

⑸此段:近来。《宋书·谢庄传》:“此段不堪见宾,已数十日。”

⑹难销:即难消,难以经得住。

【白话译文】

携手看花,漫步芳丛深径;扶肩待月,双双共倚斜廊。匆匆惜别时,已怅然无措,那情景,此时不堪再回想。

欲寄书信,却恨人如天远;难捱长夜,漫漫夜似年长。小窗风雨清冷,声声碎人愁肠,更无奈,独眠孤舟枕上。

【创作背景】

这首词写于行舟江上的风雨长夜,或以为系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贺铸赴任太平途中所作。

【赏析】

此词写与情人的别后相思。上片起首二句以极其工整的六言对句,追忆昔日欢会的美好情景,温馨旖旎地写出了男女欢会这样一种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情态:一对情侣,姹紫嫣红、争芳斗艳的小园深径里携手赏花,夜静人寂、凉风习习的幽雅斜廊上扶肩待月,卿卿我我,情意绵绵。这两句极其生动而概括。

接下来两句一反起首二句追忆欢会时的热烈缠绵,陡然转入当日回想时的悲凉,形成感情上的巨大落差,从而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产生了动魂荡魄的艺术效果。上句以一“已”字,突出了惜别之际,稍作延伫,已经若有所失、怅然迷茫的悲哀;下句又以“不堪”二字相呼应加倍写出当日回想时的痛心疾首,凄婉欲绝。这两句与李商隐《锦瑟》诗中所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可谓意境相类,但各尽其妙。

上片四句,两句一层,情调大起大落。词人一开始就将欢会写得缠绵热烈,细腻逼真,然后当头棒喝,由热烈缠绵一下反跌到悲凉凄惨,形成情感洪流的巨大落差,从而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使词作含义深远,余味无穷。

下片四句,笔法又有所不同。词人如剥笋一般,层层深入地具体说明往事不堪回首的原因。第一句“欲”字,是说自己主观上的愿望。和心上人分别之后,羁宦天涯,见面固然已属痴想;然而不料就连互通音问,互慰愁肠这一点愿望也由于人如天远,书无由达而落空。主观的愿望被客观的现实无情地击碎,这种情况下去回想旧日的欢会,这是一“不堪”。第二句“难”字,是客观环境对自己所造成的影响。一个人对着孤灯,凄清寂寞,百无聊赖,漫漫长夜中咀嚼着分离的痛苦,当然会产生长夜如年那样难以销磨的无限感慨。这是二“不堪”。第三句“小窗风雨”是耳边所闻。听着风雨敲打窗扉之声,词人不禁肝肠俱碎。“碎”字极炼而似不炼,情景两兼,可称得上是著一字而境界全出。这是三不堪。第四句收束全词,以“更”透进一层,指出以上之种种,全发生;“孤舟枕上”,把羁旅愁思、宦途枨触与恋情打成一片。这是四“不堪”。这四“不堪”齐于一身,已使人难以承受,何况又纷至沓来,一时齐集。

全词用笔句句紧逼,用意层层深入,沉郁顿挫,情厚意婉,将主人公与恋人的别后相思之情抒写得淋漓尽致。不愧为爱情词中的佳作。

山东冶金

教学研究

海峡影艺

焊接学报